Thursday, 22 April 2010

香港,福莱

刚结束的香港行主要是为了上课。课程的主题只有一个,范围却茫无边际。

这是个进行式的领域,很多事物都还未有规范。我们是第一代,以后如果有幸讲课或许还能胡乱炫耀一番。

学习,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 =)

当然,也有好玩的,就好像以下:





Geek rules =)

澄清:退休后当讲师是我目前的理想,明天可能就不一样了。16岁那年,班主任问我职业取向,我说我想参加Survivor。当然没实现。

4 comments: